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李守望者

会桃李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着这份信任的托付  

2006-11-18 23:41:48|  分类: 让美丽贮满行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她,就叫她Z吧。率直真诚,敢说敢做,敢做敢当。是一个十足的感性偏多的学生,且性子比较急,许多事情凭感觉。感觉顺畅,臭骂她一顿也没事,感觉不顺,路遇友好招呼,她可以视而不见,她可以不理不睬,更绝的是,她还可以拉下脸来。她还可以抬杠,你要这样做,我死给你看。于是赶快投降,毕竟,生命价更高而且是在不可抛的时代。

然而Z的好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Z可以蔑视学校的统一部署,居然不买校方的帐,且扬言,去找老大说去!学校进行国家级示范性高中评估验收,教室的装饰,花花绿绿的要求全部撤掉,我本意觉得班级文化主张多样性且有个性色彩,这本是一件美事,可学校统一规划,我只能保留意见,坚决执行。和Z商量,她表面不给面子,晚上就把墙壁上粘贴的东西一一取下来,门上粘上胶水很不干净,H和大爽从家里拿来护肤霜,说是可以去除污迹,见他们一点点擦拭,一点点涂抹,居然还可以谈笑风生,没有怨言,心甘情愿,老大的面子够大了吧。

一次聊天,Z居然说出想做一个高中的老师,做老大一样的老师。

一次发信息,Z居然梦见自己考我的语文,题目很多,她还没开始,周围的人都写完而时间就到了。一次文言文检测,Z的分数偏低,我信笔在她的的卷子上一挥:祝贺你,你语文成绩的上升空间很大!

为此,Z三天不理我,走路都是气鼓鼓的,招呼她,她都可以拉下脸来不理人。不过没事以后,Z可以找你说,你怎么可以那样伤害我?我的解释是:老大和你说话随意是觉得你可以理解老大,你居然可以生气,可见你还要加强修养,你回去好好想想!

说起语文学习,最后Z说:行,我信你,我听你的!这话从Z口里说出来,不由你不感动!

Z初中的一个同学也许是感情的纠葛,心情不爽,比较郁闷,她居然可以在网上把那位同学大骂一顿,有大声棒喝的意味!

特别是上课,Z的眼神总是盯着你,不时的会意不时的认同不时的交流,使得课堂不寂寞,和迷惘昏昏欲睡的眼神,判若霄壤。

就在前一段时间,也许中考了吧,觉得压力大吧,Z突然说不想做班干了。

我在网上的便条回复是:

觉得自己火了红了就不干了,就找老大撂挑子,使性子了。知道老大需要你们支持和帮助,就故意给我难看是吧,不讲出原因和为什么,叫我怎么理解你?难道你连义气也不讲?欺侮我找不到你这样的人才了是吧。选了老大的班,就不能怕吃苦!惹急我了,我也借故不干了,就说身体不行就说年龄大了就说和学生有代沟,学生老找我麻烦,我管不了,我到其他年级去,给你派个不讲理的专门找你麻烦的阎王爷来收拾你!

Z不但没生气,反而安慰我,她说:

老大,我说我不干部是不是又惹您生气了?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原因我自己也弄不清楚,我不是不愿意帮老大,帮班上做事情,但是我有压力的时候也请你们体谅我一点,我不是像有些人那样可以兼顾很多方面的事情,我能力有限,所以如果我这次又把您惹生气了,我道歉,老大原谅我吧!

看她这样,我才认真回复她:

Z,傻瓜,我不会生你的气的。只是你需要更多的磨练,比如委屈比如挫折比如失败;你需要学会包容,需要学会善于团结更多的人在自己的身边,要有组织一帮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打拼自己的事业的能力;你如果不做事,你又不是能寂静的学习之人,你会失落,我怕你失落后失去动力和进取精神,你在忙碌中有一种充实的感觉,这种感觉会帮你不言败不气馁永不放弃。事情会有人做的,你放心,如果你仍然坚持,我会同意的,不会为难你,我不舍得为难你。呵呵

这几天,班上一个乖乖的女生,姑且叫她H吧,她讷于言,不熟悉的人绝对紧闭心扉,她可以毫无表情的听你说话,她可以对你的问话不置可否,不点头不摇头甚至可以沉默。一次在课堂上,拿她开玩笑,大家看着她哈哈大笑,她居然可以漠然的毫无表情,我追加一句,请大家看看她笑了没?当目光有如聚光灯一样照射她的时,她木然的表情让我不得不放弃努力。

昨天从食堂出来,碰见ZH在一起,她俩性格迥异,居然跑到一起,我正在纳闷,开朗爽直的Z说,要找我聊聊。我自然答应,然后对H说:总有一次我要让你在课堂上笑得趴在桌子上。H,无语,无表情。

今天下午5点,他俩如期而至。海阔天空说了一通,不着边际,我问你们找我应该有事吧,Z指指旁边的H,摇摇H的肩,让H自己说,可H就是不开口。

因为作业的事情,H被英语老师和政治老师K了一顿,很严厉啊!所以H很郁闷。旁边的Z只得替H说。

H还是不说话,几次把话题岔开,帮H分析原因,结果以H的不配合而告终,结果变成无效的谈话。于是我让活泼的Z出去,我和H单独聊聊,也许效果会好些。

Z出去了,我坐到H身边,倾斜着身子,和H并排坐着。

场景基本上是我问,H摇头或点头。

承认自己有不对之处。

承认老师也没有批评错。

愿意用善意的心态对待这件事。

愿意集中精神准备中考。

愿意不再因这件烦心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心情。

留下手机,欢迎H随时和我联系,她记下了。我说先给信息给我,我就知道你的手机了。

……

这些都是我一句一句问,H一个点头一个摇头而概括出来的。

无法深入,只得就此打住。H走出去,没有招呼没有谢谢也没有老师再见之类的。

她走出去,Z看见H直接走向教室,Z满面笑容的小跑步走进来:

“怎么样?”Z非常急切。

“什么怎么样?”我很失败很郁闷。

“哎呀~和H谈得怎么样啊?”刚刚看H面无表情的走回去,我就来了,“H很郁闷,我就拉着H来找你,你会有办法的。我还说,H,去找老大吧,在我的撺掇之下才硬拉H来的,你没有伤到H吧,要是伤到H,我可害H了。”

“不会伤害H的,我怎么会伤害H呢?”我郑重地回答。

“前面有老师找H谈话,结果一不小心就伤到她。”

“我很谢谢你对同伴的热心,也谢谢你对老大的这份信任和托付。”

“说什么嘛!”Z不好意思,说声拜拜,然后一阵风走了。

看着Z的背影,我陷入了尴尬境地,这份托付,我如何才能完成,看来路还很长……

 

晚上,收到郁闷中的H的信息,居然没有一个字,只是一个无言的省略号。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学生,想来想去,还是回个信息,内容是两个字:谢谢!

H的回复是:?不需要吧!?刚刚发了超多条短信给你,,最后发现报告这样写着:未发送至……我无语,所以,不能怪我。

看来H心里很清楚啊。

于是我不能掉以轻心,认真的回复。以下是和H的手机信息实录,是真实的教育现场。

“孩子,心情好点了吗?我的女儿和你一般大,我帮你就像在帮我女儿一样,开心一点。”

“当然没好一点啦,你今天跟我说话说得那么郁闷,还要怪你呢,弄得我差点哭了,只是我忍住而已。”

“无语了吧,我是感动得说不出话了……”H看我没有回复,便又发信息过来。

“我在想如何回答你,我虽然希望你开心,但需要你自己努力,积极主动的调适,谢谢你的坦率。”

“我在老师面前都会有一种惧怕感……经老师找我谈话(时间长一点的话),我都会哭,但那不是感动,是夹杂着很多因素的哭……”

“你要收拾好心情的碎片,万事往好里想,你要多给自己一点自信,相信自己,拉钩!”

“其实我郁闷的并不是两位老师的批评,而是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学习与复习,很不会安排,还有我的自制力很弱,只要在家(注:该学生在校寄宿),就会拼命对着电视和电脑,否则我就周身不舒服,但电视和电脑也没什么好看的。就是对学习有一种抵触心理。上课(除了语数)有时候会听不进去(别看我乖乖的坐在那)。”

“今天白天为什么不说,害我对牛弹琴,明天找我。”

“不找你,对着老师,我很容易就哭的。”不久又发来信息:

“老师,我现在一点也不郁闷,可不可以不去找你啦?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老师,也从张某某处知道了许多关于你的事情,我不想去你那是我觉得去了会更让我郁闷,况且我现在已经不郁闷了。”

我只得答应。第二天,周五,一切如常。

晚上,我在外面。

收到H的短信,两个字:

“猪头……”我没在意,一笑。

“你不够朋友,我在背政治,你不发信息来鼓励我,我怎么背得下去!猪头猪头猪头……”很明显是H在和同学说话,我没理睬。

“晚安!”最后又收到两个字,她和同学说话,我假装不知道。

周六,上完课,我走到H面前。

“你欠我四个‘猪头’啊,昨天晚上,你一连骂我四个猪头。”我说完笑了,我知道她不是在说我。旁边的同学也笑了,她不置可否,无语,无表情。

在走廊上,我再次碰到H

“昨天晚上,你信息是发给谁啊?”我笑着问。

“发给你啊。”H无表情,边说边走。

“为什么?”我不解。

H无语,无表情。她走了,留下满脸疑惑的我。

 

第一回合,我输的很惨。

但为着Z的这份信任,把同学交给我,Z相信老大有办法,一定会走进H心灵,为着Z这份厚重的托付,我不能失败,但下一步,我怎么走?如何做?才能有效?

我不知道。

容以后的岁月慢慢道来……(待续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6)| 评论(9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