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李守望者

会桃李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袖儿,在红绿灯之间穿行  

2006-11-26 22:15:57|  分类: 教育思考与建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袖儿,在红绿灯之间穿行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/>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犬女袖儿,是我高三文科重点班学生,是春韵文学社春韵杂志主编。

明年准备高考,预测在一本线上,却飘摇不定,随时都有断线的风险。

我们家长考虑她的是学习,控制她的电脑,而她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创作,为了她的创作,她必须搞好学习。

她偷偷地在文学网站创作并且连载,我们不知道。原来她在晋江原创文学网写《只因是红颜》,如今在鲜文学网堂堂正正的鲜作家。部分文字在四月天网站也有连载,个人资料上显示,她的创作主页是《画地成牢》,现在有十余篇中长篇小说,搜集到的就有五十多万字。

她为了不让我们知道她的足迹,写一篇在网上发一篇,随即把文档上的痕迹删除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从电脑登陆的方框里发现她的网名,于是在百度里搜索,才发现了她的。

她依然在偷偷的写,她以为我们不知道,我们在偷偷的看,也假装不知道。她答应好好学习,原因是就要高三了。

鲜文学网上,许多粉丝称急切地想知道故事情节,溢美之辞如潮,并且凭借她自己的实力,几十天时间就进入人气榜前20名。进入她的会客室,走进她的内心世界,原来她已经进入痴迷状态,常常茶饭不思,神神叨叨的。为此我可以想见平时她在构思,每天十点睡觉,可以想见她在做她的美梦,课堂上可以想见她在酝酿,在她的抽屉里发现许多断断续续的构思片断的草稿……

期中考试,本想借助于她考试的失败,一举截断她的梦想,可她偏偏保持原貌,在重点班前十名,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“稳”。我曾调侃她,身不逢时,学习没有进步,是因为学校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装上电子监控系统,并且在期中考试的时候全面开通。而她则回敬我,真正的高手舞弊,就是要在电子系统开通的时候。唉,真是一言难尽啊!

其实我们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,我们懂得尊重孩子,也知道发展个性和特长,然而我们更知道文学创作的艰难。她曾慨叹,考什么大学,将来做一个自由撰稿人就很好。我们的想法是,将来父母渐渐老去,无法陪伴她一辈子,希望她将来在社会上有一份稳妥的工作,能够立身社会,更重要的,即使走文学的道路,更需要积累,考上好的大学,继续深造,夯实基础,才可能有更大的作为。


我们做父母的,很矛盾,断然拒绝,似乎不符合常情,支持,又没有这种气度和胆量。

一丝喜悦,一丝担忧,个中滋味,相信为人父母的都能够理解。对亦对,错亦错,左右摇摆,喜忧参半,漂浮不定,回眸过往,阴差阳错,是幸福还是将来的遗憾,难以言说。

每次考场作文均是50多分(满分60分),她教室的墙上,甚至走廊上常常贴有她的作文。应试作文,对他而言,几乎不成问题。一次,我把她写的考场作文《说安》,在自己班上念,念完问学生写得如何?学生说“超好”。你们知道是谁写的吗?他们说不知道,我说:“举贤不避亲。”学生恍然大悟,一片唏嘘之声。前几天,我的学生在班上,把他们学姐陈容发在春韵上的《爸爸,我死后请把我土葬》文章挂在电脑桌面上,让我尴尬不已。

她在走她的路,我却试图把她引向高考的方向,她为了自己的爱好,违心的走在“路”的边上,在荆棘丛生的路途中艰难行走。

她不需要我们的鼓励,只需要我们的支持。有时候,仅仅是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就够了,而这我们却难以做到。说实话,我们不是不愿意,是不敢。

可以想见她内心的孤独和无奈,可以想见她这种跋涉的艰难和无助,而她却想方设法和我们周旋,据理力争,我们不时假装退让然后是谆谆告诫,而她却满口答应,以赢得那难得的片刻写作的时间,隔壁传来键盘的敲打声,像重锤锤击在我的心房,又像是一曲曲轻灵的音乐,在我心灵的深处润滑的拂过。我内心深处支持,表现出来的却只是作壁上观。像年轻人的网恋,既期盼又害怕。

前几天我偷偷地在网上下载女儿的《鸳梦》,发给她尊敬和佩服的< xmlnamespace prefix ="st1" />严凌君老师,希望严老师看看她的文字到底如何?说实话,对她那精灵古怪的文字风格,我明显感到自己的落伍。

“新锐写手,古怪精灵,出版的话,有“80后”创作的韵味。”这是严凌君老师的评价。

于是,我突发奇想,把她的文字理出来,也许是对她最大的支持!可惜这一点也没办法得到她的支持,因为她对自己过往的文字,觉得有损她的形象,这是绝对不容许的,只好在这里偷偷的连载。

我也只能是偷偷的做了,相信她最后会理解的,就像我们在暗地里理解她一样。

借宝地,发表我的困惑和苦恼,一是希望朋友对为人父母的心情的理解,二是真诚的希望大家帮忙想想办法,出出点子,如果能够柳暗花明,云开日出,一箭双雕,红袖一定烧高香。我虔诚地祈祷,阿门!

陈容,愿你的真诚追求感动上天!感动在这里浏览驻足并留下记录的叔叔阿姨们!

 

   中山大学正在自主招生报名,我想整理她的一些资料,网上一搜索,令我忧虑也有些许欣慰,下面是她文字的收集喝整理,居然有50多万字。

   链接如下:

鲜创作人档案:作者  袖儿

http://www.myfreshnet.com/BIG5/profile/index.asp?userid=101245478

创作分为五大类

画地成牢:

《鸳梦》36章(已完结)

《痴儿》8章(已完结)

《青衫湿透》16章(已完结)

画梅止渴:

《醉里挑灯看剑》38章(已完结)

《黑月亮》12章(已完结)

画饼充饥:

《一只小羊的爱情》16章(已完结)

《我是真的为你哭了》已完成49章(更新中)

畫裏華胥

不归路,朝圣路》6章(已完结)

    《红线错结.前传》(已完结)

    《红线错结.池鱼》已完成4章(更新中)

    《大雁飞过,菊花满地》完成13章(暂停)

    《前传番外 湘竹》4章(已完成)

画舞青州:

《一路摇铃》完成3章(更新中)

 

   中大还要一分她自己的个人陈述,一并附录于此:

 

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,无外乎黔首黎民,芸芸众生,我逃不出凡人众生相,只好在红尘紫陌里安然醉卧。

 

朋友常笑谈:人,做一件坏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死心塌地,死不悔改的去做坏事。如果爬格子开夜车煮豆腐块是坏事的话,我并不觉得一辈子死心塌地,死不悔改地去做坏事很难。

 

了解自己并不比一只蛋了解母鸡容易,而我发现自己确实把看书当睡懒觉,把写作当玩电脑的时候,我只能勉为其难的猜想这大概是生下来就注定的。不是身怀兰亭之才,不是身负青云之志,不是手握智珠不是胸怀锦绣,而是一个更高的境界,老天没有把我造成一个宁馨儿,也没有把我变成一颗草莓,而是把我造成了一块海绵。在文字里吸了太多水,所以回头无望,所以苦海无涯,我只能在这片海域里越沉越深,我只能死在这里。

 

人生不能象做菜,把所有的料都准备好了才下锅。但我始终相信,造物者分配给每个人的主料都是不同的,我无法分辨我在将来漫长的岁月中会使用何种调味料,去添色,去添香,但我始终知道老天给我的主料是什么。它是我的地球上唯一一个支点,它是诺亚方舟唯一一个导航员,它将引领一块海绵不停地吸水吸水再吸水。

 

我事实上从未想过为什么读书,正如鸟为什么要飞,鸭子为什么要凫水,这很可能是一种本能。穿着尿布抓阄也从未去抓什么胭脂,老老实实的抱住了四大名著。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千株栗,书中车马多簇簇。事实上,读书给我的远远不止这些,或者是不在于这些。它铺就一片繁华气韵,几千年的深深庭院,在书香青史中,在十丈软红里,倚在梅柳之间,步步生莲。

 

据说这世界上有三类人。一类说:走自已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。一类说:走自已的路,让说的人去死吧。最后一类说: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。我走的是一条无路可走的路,先贤前辈高山仰止,走在上面颤颤巍巍如履薄冰,但谁忍心苛责一块积极进取的海绵?李白挥手自兹去,陆游细雨骑驴入剑门,请允许我这个牌子的海绵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带着琴棋书画剑酒花,一路吹笛,一路缓行。

 

秦始皇焚书坑儒不过是眨眼间的故事,阿房宫覆压三百里,楚人一炬,数日变成灰烬,圆明园毁在旦夕,可世上沧海桑田,星移斗转,那些不朽的终究不朽,在风高浪阻白浪滔天里站成中流砥柱亘古不移。丹青是风流妙笔,书卷是笔走龙蛇,词章是迤逦佳句,被无数锦心绣口歌颂过,被无数磊落文章记载过,他值得每一个炎黄子孙刻在背上,刺破肌理,镂心刻骨。我不知道多少人会为了它的永远而努力传承,但我愿意把我那一份责任做好。是的,我愿意,而且衷心地期望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7)| 评论(1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