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李守望者

会桃李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明代梁寅《浪淘沙•夜雨》赏析两篇  

2011-03-17 21:5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   梁寅:明代名学者

  梁寅 (1303一1390) 字孟敬,号石门,新喻县(今新余市)人。世代务农,家贫,自幼聪慧,读书刻苦,“淹贯五经百氏”,屡次参加科举,均名落孙山,于是弃功名。元末,征召为集庆路 (治今南京) 儒学训导,两年之后辞官归乡,隐居讲学。明洪武二年(1369)下诏,召集全国名儒修述礼乐,年已60岁的梁寅在应征之列。在礼局中,以议论精审、笔力雄健为同僚佩服。次年礼书修成,以老病辞归。洪武三年八月,受聘为明代江西首次乡试考试官。晚年在家乡石门书院讲学,四方慕名求学者络绎不绝。 
  梁寅在理学上以孔孟“明人伦”为核心,继承程朱,认为纲纪伦常、名分等级是永恒不变之“道”,即“天理”,而人之本性又属“五常备具”,希望通过教育实现“天德王道”之治。邻居之子初人仕途,请教居官之道,梁寅回答:“清、慎、勤,居官三字符也。”又问天德、王道之要,梁寅笑言:“言忠信,行笃敬,天德也;不伤财,不害民,王道也。”著有《周易参议》12卷、《尚书纂义》10卷、《春秋考义》10卷、《石门集》4卷、《宋史略》《元史略》各4卷、《集礼》50卷、《策要》6卷,另有杂著《髦言》《论林》《辑训》《类礼》《宋论》《搜古集》《格物编》《春秋丛说》数百卷。今存其文集《石门集》。

 

浪淘沙•夜雨

 

    檐溜泻泉声,寒透疏棂。愁如百草雨中生。谁信在家翻似客,好梦先惊。   花发恐飘零,只待朝晴。彩霞红日照山庭。曾约故人应到也,同听啼莺。

 

   之一:

  这首小令写“夜雨”,表达了词人浓烈的惜花之情,情形融合,风格悠远。首二句“檐溜泻泉声,寒透疏棂”,不蔓不枝破题而入,从“夜雨”写起。“泉声”可见雨势之大,“寒透”标明天气之寒。雨水顺着屋檐流下,如山泉泻地,哗哗作响,寒气透入稠密的窗棂,四处洋溢。雨声喧哗,寒气逼人,词人不由满怀愁绪,难以成眠,乃写下一句“愁如百草雨中生”。以草喻愁是本人国古典诗词中常见的表现手法,在此之前不乏佳作,如贺铸《横塘路》(《青玉案》)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以“烟草”等喻闲愁。此处以“百草”喻愁情并非因袭,一场春雨,催生百草,乃是自然中常见之景,词人的愁绪如百草在雨中萌发,妙在即景言情,情形相生,生动自然。接下来“谁信”二句继续写愁情以申足词意。夜雨滂沱,声声入耳,这一夜词人犹如作客旅店,睡不安枕,勉强入梦后,恍惚间又被惊醒。“谁信”,谓难以置信。“好梦”指什么,词人为罕救蓑雨而惊梦?这些都没有明说,从而为读者设置了一个悬念,耐人寻味。

    换头“花发恐飘零,只待朝晴”二句承惊梦而来,一语破的,点明题旨。原来词人之所以会“愁如百草”“好梦先惊”,其缘由就在于担忧无情的夜雨使花儿凋谢,零落成泥。结果如何,只要等到天亮后才干晓得。所以他急迫地盼望拂晓,盼望天色转晴。从“只待”二字中,可见词人这一夜是如何朝思暮想、魂牵梦萦的了。夜雨过后,现象如何呢?“彩霞红日照山庭”一句呈现出另一番光景,红日东升,霞光万道,绚烂的阳光洒满山庭,不用说,这时词人的心情肯定也会随之一亮,愁绪顿消了。值得留意的是,词人关于担忧了一夜的花儿却只字不提,以不言言之,一笔晃过,花儿怎样样了,飘零了没有?令人深长思之,咀嚼不已。结句“曾约故人应到也,同听啼莺”,仍没有一字提及花儿,但有关花儿的内容尽在其中,含蕴丰厚。“曾约故人”进一步提醒了词人因雨生愁产生“花发恐飘零”的缘由,先前他曾约友人来此原来是为了赏花,而一夜倾盆大雨,花儿飘零势在难免,题中应有之意已无须明说。既然花已凋谢,不用伤情,愁亦无用,好在雨过天晴阳光绚烂,花儿谢了,还有“啼莺”,友人来了就和他一道观赏黄莺在枝头悠扬婉转的鸣叫吧。结尾二句振起词意,笔法迂回,摇曳多姿,流显露一品种似于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(王维《终南别业》)的旷达、随意和萧散,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,神韵无量。

    此词构造紧密,层次井然,上片描写“夜雨”惊梦的愁情,下片交待愁情产生的缘由,结句一笔宕开,另辟新境,如抽丝剥笋,层层深化,明晰地展现了词人情感活动变化的轨迹。而这一轨迹又与景物的转换相联合,景生情,情生景,巧妙自然,令人称道。清况周颐《蕙风词话》云:“吾听风雨,吾览江山,常觉风雨江山外有万不得已者在。此万不得已者,即词心也。”读罢此词,本人们不难把握住作者的“词心”,并深深为之感染。 

 

  之二:

  本词标题已点明主题,即写夜雨。

  上片:今夜的雨下得特别的大,听:从屋檐流下的雨水泻如山泉,寒气从不密封的门窗缝隙处侵入屋里,在这雨水哗啦、寒气逼人的夜晚啊,一股愁绪恰似百草在雨中萌发。谁会置信,在家寓居却一点也没有在家住的觉得,反倒像羁客旅居旅馆普通,睡不安枕,在勉强进入梦境时,却忽然间又被惊醒,辗转反侧难眠。 词作者愁什么呢?是什么让他如此难以入眠呢?又是被什么惊醒了呢?是夜?还是雨呢?

  下片:“花发恐飘零”,一语点破了让词人彻夜辗转反侧的缘由,一个“恐”字,就是让词人勉强进入梦境而又忽然被惊醒的真正的原由,恐什么呀?就是恐怕花儿会被大雨摧毁了,零落成泥,“只待朝晴”,只希望明日是晴天,这样花儿就不会被摧毁了。可这只是作者心中的向往和希冀,而不是理想,理想是阅历了一夜的暴风骤雨,姹紫嫣红、百媚纵生的花儿能躲过昨晚的劫难吗?于此,作者并没有提及花儿了,那让作者“谁信在家翻似客,好梦先惊。”的花儿,却为何在此只字未提呢?转笔写到“彩霞红日照山庭”,美丽的晚霞、落红照映着秀丽的山川,哦,曾经相约好一同游山玩水的故人,想此刻也应该到了吧?那就一同去观赏山上的莺歌燕舞吧。 其实,阅历了一夜暴风骤雨的花儿,经不起风雨的摧毁,早已凋谢了,而此时,正是与故人相约一同观花赏月的时段,而花儿却被昨夜的风雨摧毁了,不得不说是件遗憾的事呀。但是,谁又能改动得了这自然界的变化呢?花开花谢,月圆月缺,都是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娇艳的花儿固然没了,疮痍满目阅历了一夜风雨的清洗,在明丽的阳光下,山更清水更秀,莺歌燕舞,山河美景仍旧。这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? 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”这不正是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吗?虽花已飘零,“零落成泥辗作尘”,可那雨后“彩霞红日照山庭”、山清水秀、莺歌燕舞的疮痍满目,不也是一种另类的美丽的风光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