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李守望者

会桃李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离开同学们的日子里  

2011-08-04 10:11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那天,我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门的时候,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荷的感觉。看着行色匆匆的人流,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和快意。是啊,没有了迟到早退的羁绊,没有了备课改作业的掣肘,没有了高考的束缚,也没有了升学的桎梏,真是有一种忙里偷闲的清爽。平时到不是说学生添了多少麻烦,也不是说学生惹我生了多少气,只是心理上的负担、时时惦记着而已。

平时老担心:学生会不会早扫?他们会不会早读?他早操会不会溜号?她会不会迟到?晚上就想:早读变成抄作业,上课变成开茶馆,大扫除成了派系大战,周会自然是各路高手在切磋,咋办?他素质不错,抓紧还有希望;他如果努力,应该是重点大学;她再不改进学习方法,只怕有麻烦;他不能再耗时间了,要提高学习效率;要和他郑重地谈谈了,不能再拖;好久没给他打气了,加点油吧。不知他是什么原因,精神状态不太好;他给我信箱里发信,要我严格要求他,我在班上的时候,只要一个眼神就够了;面临末考,正是她压力很大的时候,地理还要补考,我该给她打个电话……哎!出门在外,想也没用,甭想了吧。

坐在去广州的车上,想起这次去参加省级骨干教师培训,也确实不容易。经过许多的坎坎坷坷,终于能够成行,想了许多办法,动了许多脑筋。上课就得请人代,班主任也得人打招呼。找班长书记叮咛又叮咛,对同学说了又说,跟科代表叮嘱又叮嘱,还召开了班干部会,可以说是软硬兼施,谆谆告诫,眷眷之心溢于言表。大有一步三回头的架式。记得班长说:“老师,你放心地去吧,我们会管好自己的!”我还想说什么,看见班长这么说了,也就不便再说什么了。在我走了几步以后又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班长,朝我笑了笑,挥挥手,我也挥了一下手……

 当我办好所有的手续,走进广东教育学院培训楼307房,收拾好东西正准备休息一会,此时确实有点累,倒杯茶,躺下,梳理一下离开学校时的混乱的思绪……

 “老师,你去看看吧,大扫除全跑光了,一个人也没有?”朦胧中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叫我,声音很熟,又想不起来是谁。我赶快跑到教室,门被垃圾堵住,费了老大的劲才挤开一半,探头一看,天啊!教室里留下的是战斗过的痕迹。讲台上摆着一把打扫帚,桌椅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,满地纸屑,黑板上还写着:自由了!哈哈!!!我大喊一声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我擦了一把汗,看看表,5点,正是大扫除的时间,我不禁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

   早晨,拎着包去听课,来到教室,一个人也没有。我四处打量了一下,这是一间普通的教室,和我在家上课的地方差不多。要是平时,这个时候,我也会在教室里,看着同学们早扫。

 一般是不要我去喊的,同学们会各自自觉的完成自己的任务。教室里,有看书的,有讨论问题的,特别是几个同学,常常是在早读之前,讨论晚上思考的一些问题和难题。有抓紧时间背单词的,也有吃早餐的,对数学答案的,聊天的,侃国家大事的。

此时,是我和同学谈话的好时机,招招手,出来一个,面带微笑,三言两语。再一个手势,又来一个,简短实在,拍拍肩,握握手。铃声响了,大家坐好了,课代表站了起来,走上讲台,带领大家读书。如果是比较重要的谈话,大家在早读的时候,也是很好的谈话的时间。走进教室,拍拍他的肩,如果是女生,敲敲她的桌子,然后直接出来就行,他或者她会跟着出来。然后在走廊上,或谈笑风生,或声情并茂,或严肃有加,或春风拂面。学生往往是不知就里的出来,然后是满怀信心回到教室。没有压力,没有负担,有的只是愉悦和畅快。

 或许有人认为,谈话就是批评,学生没犯什么错,谈什么话?是啊,等到有错的时候谈话,或者等到不堪收拾的时候,谈话也许就没有效果了,因为我深深明白未雨绸缪的意蕴。

 有学员来了,打招呼,握手聊天,不在话下。

老师来了,我坐在硬硬的凳子上,久了腰也疼,背也酸。我不时调整自己的坐相,以期最佳的、最舒服的坐姿。想想学生也不容易,一天坐那么久,有时候坐姿不端正,可能还要挨批评。记得班长有几天上课,眼睛老是睁不开,睁开了也是非常勉强,看她那个辛苦的样子,我真想去告诉她,你睡会吧,我不会批评你的。可我还是没有说,我不能说。我说了,其他人也想睡了怎么办?下课后,我走到她面前,轻轻的然而却是友好的:“很累啊,是不是熬夜了?”她脸红了,站起来,紧张地说:“下次不会了。”我一阵内疚,老师的关心,却换来学生的紧张,我还说什么呢?

 休息了,我来到走廊上,伸伸懒腰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惬意和舒畅充盈心间。难怪常常看到学生下课以后,三五成群,在走廊上嬉戏打闹。短短的十分钟,对他们来说,是多么重要啊!那些常常以关心学生的名义,拖堂延时的老师,充分享受话语霸权的老师,想想学生吧!李镇西老师,主动地把自己拖堂的行为,纳入班级处罚的法律条文中,想想确实是想学生之所想。像这样的老师学生能不敬重和爱戴吗?

课间操的时间到了,体育委员该辛苦了,你一声招呼,同学们全体出动,然后快、齐、静,成两条直线站好。我仿佛还看到体育委员还在清点人数。

 记得有一次,有好些同学没去做操,我问:“今天谁没去做操?”许多同学低下了头。我问体育委员:“谁没去,你记了没有?”“我记在心里。”体育委员张口就说了出来。在班会上,班长发了言:“你们那么多人不去做操,太过份了!”后来我在总结的时候说。“我们的班长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,大家想想,班长的大度和宽容,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,今天连班长都生气了,我还能不生气吗?但是有句俗话,叫着“法不责众”,但这样的情况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。”

过后,对那些有几次不做操的同学,我通过邮件、电话等形式和他们说了说,我也不是批评,就是提醒,告诉他要是不舒服,就和老师说一声,或者和体育委员请个假。还有的偶然不做操的就在走廊上打个招呼,有的在路上碰到的时候,顺便提一下。还有的很朴实的,如果是男生,碰到的时候,用眼神表示一下,或者拍拍他的肩膀,什么也不要说,学生心领神会。

在做学员的几个星期里,也许更能体会学生的感受,回去我要好好表扬我的学生。

在学习期间,我的学生很听话,让我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三

回来以后,收到学生许多信件,这里选择部分,以飨读者。

 (一)您请假走了,在说完“我还会回来的”以后。望着黑板上,您留下的“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”那句话,我们的心里空空落落的。您真的还会回来教我们吗?大家在心时打了一个问号,并商量着把您写的字留着,谁也不让擦。可刚上数学课,骆老师问:“这是你们头儿写的吧?真漂亮!”“当然,那还用说!”大家异口同声,无比自豪。“可是,我没地方写字了,让他下次再写给你们吧。”说完,便潇洒地擦了。在粉笔灰中,我们在心里一遍遍地想把您那流畅的字迹刻在心里。这一天大家都静得出奇,班里也失去了往日的那种活力。(钟欣)

(二)“晓华走了这么多天,你们想不想他?”怡心突然说道。

“我早就想他回来了。”

“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?我好想他啊,我想给他写信。”

“他在广州,怎么能看得到?”

“也是,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啊?”

“不知道,应该是等到会考后吧。”

“他走的时候在黑板上还写了两句诗,可惜给数学老师擦了。”

“就是,要不然他回来看见那两句诗还在,肯定很感动 。”

“算了,要是他听到我们现在说的话,他就会很感动了。”

老师:当你的学生们在想你的时候,你感觉到了吗?(胡静子)

(三)陈老师,您时常使我想起魏巍的老师蔡芸芝先生。您从来没有批评过我们,只用那热情的话语鼓励我们,让我们信心百倍地迎接挑战。您的目光很温和,时刻盯着教室里的每一个人,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那份温暖。

在您请假离开我们的日子里,以前的一切似乎都是那样的珍贵。现在想起,老师就像一杯清澈见底的绿茗,轻抿一口,顿感甘甜无比,回味无穷。您使们的高中生活变得美丽而不再枯燥乏味。您的笑容带给我们希望,教给我们世界的精彩。记得一位同学真诚地说过:“我从不把他当作老师,他是我们的朋友。”我想,您早已是我们尽善尽美的好朋友了。(黄璐)

(四)期间,班上还闹出“晓华回归”的风波。当听说晓华要回来了,大家便商量买花去看您。不想被杨老师一盆冷水泼来。当时真是失望到极度,心想刚走出火炕又得跳下地狱。不过也真希望老师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。

晓华您回来的那天,我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激动。感觉就好象父亲下班回家,我去开门那样平常、自然。不过,他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,着实吓了我一大跳,您看起来那么憔悴,走路也不象从前那么灵便。然而当听到您用洪亮的嗓子跟我们开玩笑时,心时机便提有多高兴——晓华终于回来了。

想起辜毅说:下午才能见到晓华,真是让人难熬。心里就有种很幸福的感觉。晓华是我们的班主任,无论在不在,谁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。

明天,我又可以在走廊上喊一声:老师,你早。(若于)

(五)“晓华呀,你在哪里?在哪里?在哪里?”一位同学大声呼喊道。

“啊,在医院里,在家里,在我们心里……”有同学回应着。

“真怀念有晓华的日子啊。”

“现在才想起晓华的好啊。”

(施晶)

(六)再说其它事吧。在会考前学校专门要各班搞个反对校园暴力的主题班会,我们班也搞了。班会课其实就是自习课,对我们来说。因为没有人组织,隔壁班主任进来诧异地说:你们班没领材料?到班主……到教务处那去领材料……“刹时,我顿觉五雷轰顶,我们五班竟成了没有人要的野孩子了。回想当年你和我们一起,忆往昔峥嵘岁月稠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,可现在,……我不禁大声疾呼:晓华,你在哪里,你可知道,你的学生想念你?……

在这期间,我们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。地我们也扫了,只是不太干净;会考过了,优秀的不多;迟到的不多,但还是有;班级松散了,但也没有天下大乱……

就这样,我们英雄的五班同学从一个内忧外患、风雨交加的严峻形势中挺了过来,度过了这段你不在的日子,这段黑暗的日子。(董振宇)

在离开同学们的日子里,留给我的是无尽的牵挂和满心的感动,是无言的的默契和甜蜜的幸福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3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