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李守望者

会桃李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舞弊,该如何处理?  

2012-04-15 19:53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历史考试,当我拿着考卷走向讲台的瞬间,就“哇”的一声。不像是欢呼,也不像是瞎起哄。脸上流露的是不可猜测的表情,我没有奇装异服,更没有染了棕色头发。这是个迷,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我监考的是历史,学生最头痛,最难记忆而最容易拉平均分的科目。要想名次靠前一点,倘又没有复习好,舞弊无疑是最好的办法。我的眼睛出奇的好,记得上届体检,学生几乎全部近视只有我不是。当大家体检完了,我居然在表演看视力表,学生齐声喝彩,看到最下面了,我还在说,就没有了?给我换一块视力表,学生大笑。学生大概早有耳闻,于是当我走进考场的时候,发出奇怪的声音。

我宣布纪律,发卷子,一切顺利。当大家静下来的时候,我也开始做点事,当然时不时的看看他们。大概还有半小时左右的时候,是监考比较麻烦的时候,我也加强了巡视。一切正常,但是凭我的经验,发现有学生不时的用眼睛的余光怯怯的追踪我,有些还不止一次,我知道,他们在进行反监视,一旦发现我不在状态,马上就会有不同寻常的举动。一个认真作答的学生是不会注意老师的举动的,关注老师而且在这个时候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想舞弊。她浑身不自在,默默头发,看看笔,不时的用眼睛瞄我,眼光里怯怯的,不敢和我对视,又有些惶恐,躲躲闪闪的不知做什么好。我断定她有些名堂,于是来了个迂回战术,从这边绕过去,不经意间来到她的面前。她在认真作答,卷子低下有草稿纸,整整齐齐的叠在考卷下,我顺便翻开卷子,一张小纸条(是历史的小资料)夹在草纸里漏了出来。我顺手取走,不露声色,继续进行我的巡视。

下课,她来交卷,什么也没说,好像没事一样。我想,该来和我解释一下吧,结果没有来。

难道我收走了她的资料不高兴了,不会是这样子吧?我反复考虑,确定我观察的正确性,心里也踏实了。如果不来找我,我将找她,也许情况就不一样了,我将严肃的陈述我的观点,在大是大非面前,教育者应该有自己的底线。放学了,时间过了很久,我望望门口,不会来了,一阵失落充淫我的心间。收拾东西,起身准备回家。来到门口,几乎和她撞个正着。“有事?”我明知故问。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她欲言又止。“进来吧!”我转身回到办公室。她磨磨蹭蹭的跟了进来,低着头。“你自己说说吧。”我单刀直入。“其实我不是故意的,你要相信我。”她突然显出坦然的样子,“你要是不相信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“你要我怎么相信你?”我反问一句,“你拿出事实依据来?”“反正我什么也没看到。”她有点耍赖的味道。“我没说你看到了啊?”我心平气和的说,“你找老师,是想把情况说清楚,对吧?这样的态度,这样的理由,这样的情境下,你站在老师的角度想想,你要老师怎么想?”她嗫嚅着,低下头,什么也没有说。“考试明文规定,不准夹带!”我严肃的说,“你夹带了,我把你的情况向学校反映,你去解释如何,你能解释吗,你解释得清吗?”活泼的她此时有些忸怩,脸色也开始难看了。

我语重心长的说:“第一、考试的时候,你的眼睛不是专注的看卷子,不是专注的题目,你时不时的看我,又不敢和我的眼睛对视,说明心里有本能的弱点,看我的目的是在进行反监督,目的是寻找机会。第二、你的草纸叠得非常整齐,方方正正的压在卷子底下,说明是有意识的,因为许多同学的卷子低下都有草纸,但却是散乱的放在那里,为什么我没去拿出来?第三、你的眼神游离不定,不是那种专注的神情,思考的眼神和慌乱的寻找机会的眼神是大不相同的,考试的时候,你眼睛惘然而漫无目的,不是那种敏锐而深邃的思考。你还要我说吗?”说完,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。

“我只是想看!可。。。。。。”“没有看到,对吧!”我抢过话头,“想看就对吗?”我紧逼一句。她摇摇头。“你说我该如何处理,你最满意?”她没有正面回答,却说,“我下次不会这样了。”“你还想着下一次?”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她急忙解释。“我给你三种方案,给你选择,一是上报学校,公开批评,目的是让你有所重视,因为自己做的事情,自己要承担责任,同时也是为了你留下一点印象,不至于还有下次。二是不报学校,我和你家里联系一下,让你爸爸妈妈了解你在学校的情况,让他们对你的行为进行分析,帮助你提高认识,以利于以后的学习,不过我会保证他们不会打你,只是在思想上进行一些必要的教育。三是你自己深刻认识,自己进行反思,总结自己近段时间的学习,这更需要勇气和毅力,这种自我反省也更具震撼力,要求期末拿出个样子来给老师看看,你选什么?”她选择后者,这也是我为她设置的台阶,即可下也可上。

“我相信你!不会有下次,期末成绩一定会上来!”说完朝她点点头,她也深深的点点头,咬着嘴唇。我示意她可以走了。“谢谢!”她是退着走的,退到门口,“谢谢老师的信任!”我朝她挥挥手!

也许我是被骗者,也许我是心太软。如果真如她所言,如果她真的改变自己,从此努力刻苦,如果她期末真的有所进步骗一次又何妨?倘能如此,我心甘情愿。

可是我这样做对吗?不对的话,又错在哪里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8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